• <i id='1v6y1'></i>

    <code id='1v6y1'><strong id='1v6y1'></strong></code>
    <span id='1v6y1'></span>

    <ins id='1v6y1'></ins>

      1. <tr id='1v6y1'><strong id='1v6y1'></strong><small id='1v6y1'></small><button id='1v6y1'></button><li id='1v6y1'><noscript id='1v6y1'><big id='1v6y1'></big><dt id='1v6y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v6y1'><table id='1v6y1'><blockquote id='1v6y1'><tbody id='1v6y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1v6y1'></u><kbd id='1v6y1'><kbd id='1v6y1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1v6y1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dl id='1v6y1'></dl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1v6y1'><em id='1v6y1'></em><td id='1v6y1'><div id='1v6y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v6y1'><big id='1v6y1'><big id='1v6y1'></big><legend id='1v6y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 id='1v6y1'><div id='1v6y1'><ins id='1v6y1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湖北長陽:隔離病區的“逆行者” 把危險留給自己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3

              一紙命令  ,湖北長陽土傢族自治縣中醫院“中標”全縣新冠肺炎確診、疑似病例集中收治醫院  ,這裡轉眼成為戰“疫”最前線  ,也是最危險的地方  。

              無須豪言壯語  ,醫護人員紛紛“請戰”奔赴救治一線 ,用“初心”義無反顧的扛起醫者擔當 。

              “最美逆行者”  ,向你們致敬  !

              37人會戰四病區

              抬病床  ,運物資  ,安裝設備  ,消毒滅菌……

              2月7日  ,長陽中醫院380多號人“同頻共振”  ,搶在30個小時內完成瞭緊急改建任務  。當日  ,全縣確診患者全部安全轉入該院  ,集中安置在四病區隔離救治  。

              “無畏抗新冠 ,但怕百姓苦  ,使命誓言牢記心頭  ,初心如故 。”這是龔萬寶醫生的表白  。作為四病區的“頭” ,他身後站著37名“白衣戰士”  ,來自各個醫院、不同科室 ,熟悉而又陌生 。

              為方便救治  ,大傢蝸居在集體宿舍 ,男醫生報到當天  ,第一件事就是人人理發  。“有的醫生一直頂在老病區一線  ,兩周工作期就要滿瞭  ,現在又轉戰新病區  ,沒有一個人掉隊”  ,龔萬寶說  。

              面對確診患者 ,醫生既要千方百計藥物救治  ,更要搭配“去心病”的處方 。

              50多歲的李某確診後  ,拒絕進食  ,甚至撞墻 ,醫護人員“換位”勸導 ,親手將飯端到床頭喂食  ,同時聯系她的傢人每天微信視頻聊天“打卡”  ,患者的病狀如今逐漸好轉  。

              把危險留給自己

              工作服、隔離衣、鞋套、手套、工作帽、護目鏡  ,醫用外科口罩和N95口罩雙層佩戴  ,面屏……2月15日  ,從頭到腳完成“武裝”後  ,張少雄醫生拿起取樣試管走進隔離病房  。

              “放松  ,張嘴啊——”一根長長的咽拭子伸進病人的咽喉部  ,又迅速被取出來放進試劑管  ,再用另一根試紙伸進鼻腔 ,取出後同樣放進試劑管  ,整個過程不超過1分鐘  。

              “看似簡單的取樣動作 ,其實危險重重  。”四病區主任龔萬寶說  。棉簽伸入患者咽喉深處  ,患者出現幹嘔  ,就基本表示采到準確部位瞭  ,樣本也會有較高的精準度  ,但碰到患者咳嗽或打噴嚏 ,釋放出的病毒量也是翻倍的  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有經驗  ,讓我來吧  。”張少雄主動承擔這項最“危險”的工作  。張少雄來自縣人民醫院耳鼻喉科 ,練就瞭“盲采”技能 ,即不用坐在病人對面  ,從側面就能完成  。“即使病人咳嗽 ,也不用擔心‘迎面而來’的風險  。”張少雄說  ,既然是戰場  ,那就得有個打仗的樣兒  !

              女護士變身“鋼鐵俠”

              2月15日下午兩點半  ,護士田玲從隔離病房出來“換班”  。先咕咚咕咚喝下一大杯水 ,她這才把已涼透的飯放進微波爐  。“早上8點進病房要連續工作6個小時 ,不能喝水也不能上廁所  。”田玲說  ,沒辦法隻能忍著 ,一是防護服非常緊俏  ,二是穿脫不便 ,怕耽誤救人 。

              穿上全套防護裝備  ,女兒身的護士們變身“鋼鐵俠”  。防護服笨重又悶熱  ,護目鏡、口罩長時間勒住眼眶、鼻梁和面頰 ,輕則留下一臉的紅印子  ,重則破皮 ,甚至紅腫  。田玲說  ,戴上兩層口罩後幾乎喘不過氣 ,但又要拼命克制用嘴呼吸  ,因為濕口罩的防護效果會變差  。

              最讓醫護人員頭疼的是 ,護目鏡戴上去後很快就起霧  ,加上戴著兩層橡膠手套 ,動靜脈采血時非常考驗人 ,很多時候隻能“盲穿”  ,平常一個幾分鐘的簡單操作  ,現在需要花上十幾分鐘才能搞定  。

              四病區是隔離“禁區” ,沒有傢屬陪護  ,病人也不能出病房  ,護士們除瞭日常護理外 ,義務兼職“生活管傢”  ,打開水、發餐點、送生活日用品  ,對於重癥患者 ,還要專人護理……

              “已到疫區工作十天瞭 ,辛苦程度隻有進去過的人才能真正體會 ,但隻要聽到患者好轉的消息  ,即使再苦再累  ,我們也動力十足 !”這是田玲2月10日在朋友圈裡的留言  。

              (中國日報湖北記者站周荔華、劉坤)